2008年12月29日 星期一

懷抱時間線上的生命故事

  行走生命線已經不是第一次了,在另一個工作坊中還曾經像戲劇演出一樣,親身體驗出生成長的過桯。
  無論是在回溯,還是走在隱喻路上,抑或是家排的感受中,在在都帶給了我相當豐富且深刻的感動,和力量。
  這些體驗帶給了我前所未有的身心感知,知生命的精采,也知,原來心靈世界是如此聰慧美妙。
  因為知道內在的渴求,也清楚了心意所盼望的,所以昨天在行走生命線時,不斷地告訴自己:「時間已經到了,去穿越他吧!」


  只是,沒想到第一步準備跨越時,還是那樣艱難。
  這讓人想起了體驗出生的那一段,想著生命如此辛苦出生,在放棄與不放棄間,還是選擇了出生,轉念想,那不正意味著,生命其實是有力量的,他永遠永遠永遠都不會選擇──放棄。
  帶著這個不放棄的信念前進,以為會很順利,未料才跨了第三步便停頓了下來,停在這個從未停頓的年歲。
  伙伴問我站在什麼歲數,就在此同時,耳邊傳來了好多聲音,那是我成長環境中非常熟悉的聲音,在這些聲音裡,我不只感受到身體的各式感覺,同時也看見了長久以來無法解決的某些問題原因。
  而就在看見的這個片刻,心竟安靜了下來,然後,似乎我也找到了如何和身邊環境人事物的互動方法。
  突然有種感覺,這個安靜片刻來的很是時候!
  是的,內在靈魂細胞真是個聰明的傢伙,知道,這是為了面向接下來最重要的課題。
  收得這個感知到的新訊息後,呼吸開始變得快速,而且用力……我不知道該怎麼說,只知,我想走過去,不是跨步越過,而是真正的走過!

  當時間越走越近,眼淚也不自覺地流下,頭越來越緊,在那一刻,我感覺到左右腦袋似乎在爭鬥,他們拉扯著,頭有些昏又有些疼痛。
  感受到,腳指頭是以抓以爬的方式前進著,感知到這個恐懼與慢行的動作,我問自己:「你想幹什麼?!」
  身體給了好幾次大呼吸,和大大的吐氣聲,然後在接近那個發生之前兩歲,我開始告訴自己:「親愛的,努力了那麼久不正是為了走過這一段嗎?走過好嗎?」
  每一次給出這樣的鼓勵時,淚水湧得更快了,有幾次好想大哭出聲,好想把幾十年來的恐懼和不被了解的心情抒發出來,但每次這樣想時,我親愛的內在便總會為我找出資源,給我力量,幫助我安定下來。
  想起了信念課上的學習,想起了工作坊的看見,於是我換了一句話給自己:「那不是你的錯,真的不是你的錯,真的不是……」這時伙伴問我,要不要先休息一下。頭點了,可腳步卻無法移動。嗯,我知道心真的很想穿越。
  不過,我也感知到身體確實需要一個喘息,於是我告訴他:「休息,才能再前進!」
  停下,看著那個無助的小身影,當下片刻,心疼生命的經過,同時也明白這個傷是為了讓我學會保護自己,然後我想起早上另一位伙伴的勇敢分享,在那片刻,我告訴自己:「走過,因為你值得!」念頭起時,伙伴適時地詢問是否繼續前進,又是否需要牽手陪伴、支持。
  我點頭要前進,同時搖頭說:「我要靠自己走過。」
  因為,我相信,我可以!
  於是,再次站上時間線,很奇妙的事情發生,曾經聽聞的臨終倒帶畫面,就在那一個片刻間發生了。往事影像快速倒轉,一頁又一頁,眼簾布幕上就這樣把前半段生命幾個大事件一一呈現,在那一刻好多力量湧進,我深吸了一口氣,帶著用力的喘息聲前進,直到我感覺到心真正的--平靜!

  當平靜來臨,那一刻,有個衝動好想回頭看,雖然不清楚再回頭是為了什麼。
  最終頭並沒有回望,也許知悉緊接著要面臨那個引爆身心靈同步轉弱的生命點,原以為將會是另一個無法控制的場面,以為身心又要再一次辛苦爭鬥;未料,平靜之後,心依然平靜,而帶著這個平靜看著這一段故事,我看見了一些事,是的,對於那事那人我是真心懷著感恩的。
  甚至,我也很願意給出祝福,只是心靈和解上的課題尚需要一點時間。  
  但都無妨了,因為渴求許久的平靜,真的來到了,記起一位靈性彩油朋友與我分享的:「沒有恐懼,就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平靜!」
  在這片刻,真的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靜,和感動!
  張開雙眼,看著小教室的雙手合十的陶製掛圖,同時也看見了我心給了我一個好溫柔好溫暖的微笑。
  這一笑,為著生命的穿越,也為著這兩年來的努力,同時,也為去年給出自己一定要重生的力量的肯定,與見證!

  是夜,回想著午後的生命故事,那裡有許多流動,無論是忽然感受到伙伴女兒的感謝能量,還是感知到其他伙伴的關懷力量,在在都給了我相當豐富的體會和領悟。
  一直都知道,生命的藍圖腳本不一,好像出版品在付梓之前的藍圖一樣,總會有些錯漏,也總會有需要修改的地方,但是無論如何編改或再調整,有一樣東西是永遠存在的,那便是生命的品質。
  只要我們願意且相信,接納生活中的所有錯漏與誤失,然後我們定能看見生命品質的提升,而且,是持續不斷地。

  準備入寢前,忽然想起忘了回收的線,於是閉眼冥想,本來想將之留在那個溫暖的地方,但轉念間告訴自己:「收回他,因為妳得好好為自己的生命負責!」
  乖乖接納了內在聲音,張手回收,在此同時,感覺到左右手掌心,約莫勞宮穴下方處,忽然溫熱了起來,然後那熱從手開始傳送到全身,發生了什麼事?我也不知道,這是自我催眠的狀態嗎?還是,生命線是有生命的?
  不論如何,線收回來了,情緒似乎也熱起,是熱烈感動的,回望著這一年的所有過程,我依依不捨,更加感恩、滿足……

沒有留言: